查看内容

艰苦奋斗好作风丨“双拐”女硕士的公益人生:做有益于社会的人

齐文英,长沙理工大学汉语言文学学士、古代文学硕士,目前担任湖南安邦制药品牌文化二部部长兼学习张海迪小组组长。

她,三岁不到就被查出患有小儿麻痹症,拄着一双木拐,用20多年的时间,从农村走到城市,从小学走到了研究生。

她,双手经常开裂生茧、双腿日益畸形,但仍然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坚持读书,并收获了美好的校园爱情,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她,历经苦难,终于学有所成,原本可以留校工作,但怀着一颗想要帮助其他残疾人的心,选择踏入社会,开启了不平凡的公益之行。

如今,她正带领240余名企业残疾员工积极参加社会公益实践,他们走访慰问脑瘫、智障、自闭症、孤儿和留守儿童,为残疾儿童家庭重拾生活的信心;他们关注残疾人的生活与就业难题,帮助残疾人打开封闭的内心、融入社会;他们用自己的故事网站建设和行动,告诉所有人:残疾人,也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她叫齐文英,长沙理工大学汉语言文学学士、古代文学硕士,目前担任湖南安邦制药品牌文化二部部长兼学习张海迪小组组长。她和很多普通的女性一样,是妻子,是妈妈,是一名普通的企业员工,每天早上9点准时上班、晚上回家陪伴家人;她和很多普通人又不一样,她正用她坚强的意志力和温柔的热心肠,书写着她的公益人生。

“父亲给我做了一双木拐,虽然有些粗糙,但是这双木拐伴着我走进了学堂,走出了大山。”齐文英7岁时,看着邻居家孩子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从家门口路过,她也坚持要去上学,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开始了漫长的求学路。

作为一名脊髓灰质炎患者,她的求学之路注定比别人艰难,但是,尽管走得很慢,她也没有停止步伐。大学四年,她在没有休学的情况下,接受了4次大型手术,骨盆和左大腿都被打断。但她带着钢架,坐着轮椅坚持完成大学四年学业并顺利考上了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研究生。

2012年,齐文英拿到了硕士文凭,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原本已经争取到了留校工作的机会,可是作为湖南优秀残疾人大学生,她参与了湖南省残联“万牵工程”派驻湖南省残疾人就业基地安邦制药从事公益助残工作,工作过程中,她意识到了自己的使命,“有太多残疾人需要帮助,我希望尽我所能,让他们知道,社会在关心着他们。”

2012年,齐文英放弃留校机会,离开校园象牙塔,正式踏入社会,加入安邦制药,成为一名普通的企业员工。“这是一家有爱心的企业,这里有一群残疾职工,但是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弱点,就是不够自信,很难融入健全人的集体当中。”

齐文英说,她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残疾人党员,应该发挥好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鼓励残疾同事主动融入工作,融入生活,像正常人一样自尊、自爱、自立、自强。2013年5月,她被选评为湖南首个“学习张海迪小组”组长,全权负责安邦制药企业公益文化宣传推广工作。

“我一直在告诉他们,我们也是对社会有益的人。”齐文英说,她一步步带领着企业的残疾员工,开展各类公益活动,“从帮助别人的过程中,获得信心。”她也成立了励志宣讲团,培训残疾员工成为励志讲师,“把自己的故事晒在阳光下,驱散心中的阴霾。”

帮助企业残疾员工自信起来,是齐文英公益事业的第一步。2014年,她参与策划成立了“嫩芽基金”,主要救助对象为脑瘫儿童,此基金目前为全国数百名脑瘫儿童捐助了脑瘫轮椅,齐文英还在企业发动了“周末公益三小时”,带领企业员工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看望脑瘫儿、智障儿、自闭症儿、孤儿、留守儿童等。

她说,“物质上的帮助是比较小的,但是我们的关注必然也会带动社会的关注,同时,我们也用实际行动,给孩子的家庭带去信心:只要不放弃希望,他们的孩子也可以和我们一样,有工作、有家庭。”

“自己的力量太弱小了。”8年公益路上,齐文英有过无助和迷惘,但她始终觉得,要活得有尊严,要竭尽所能,帮助所有残疾人活得有尊严,“今后还将一如既往的在公益道路上走下去,为社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齐文英向记者说起一户残疾儿童家庭,一对双胞胎儿子,都是脑损伤患者,就是大家俗称的“脑瘫”。“很多人认为,脑瘫就是傻子,其实这个认识是错误的。”随着现代康复手段的不断进步,脑瘫患儿经过持续不断的、全面的综合性康复治疗,也是可以慢慢恢复正常的功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学习、生活。

齐文英说,很多家庭不是需要多少物质上的帮助,更多的是精神的鼓励,她一直用自己的故事,坚持鼓励孩子的母亲,在孩子的康复治疗期间,一定不要让孩子放弃读书,因为知识就是力量。因为她的关注,双胞胎孩子的母亲的脸上少了一份愁容,多了几分信心。

桂林网络营销

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但现实的压力也同样是巨大的。残疾儿童的教育问题,一直萦绕在齐文英心中,她还时常关注康复中心、培训机构、融合教育等情况,“在湖南,长沙可能稍微好些,其他地方或许并没有这么好的配置,很多家庭,背井离乡只为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康复中心或者学校。”

“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残疾儿童的教育问题。”齐文英告诉记者,他们往往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像正常儿童那样上学、学习知识,甚至因为身体限制,不能学习很多技能,但是,他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残疾儿童教育问题的解决,需要建立和完善政策扶持机制;需要加强师资队伍专业化建设,扩大特殊教育师资队伍;需要根据特需儿童康复教育需求调整相应的康复救助;需要开展帮助残疾儿童家庭教育的项目;需要有广泛的社会服务,比如特教学校、幼儿园、学前特殊教育机构、心理健康服务提供者、卫生保健服务提供者……“亟待社会各界力量更深层次地参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