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冬日时令吃辣,才是爆款美食 文,王珉

湖南菜里的“辣”,寓意着“红红火火”,这是属于湖南人熟悉的家乡味道,也是春节年味的期盼。我到四川省内旅游,发现传统的成都和重庆的老火锅,同样是以鲜香麻辣的红锅作为特色,即使是在热辣的夏天,小龙坎依旧排着长队。

不仅是地域特色的辣味饮食,我甚至见过两天不吃辣,无法下咽,夜不能寐的人。去年冬日在北京出差,北京电视台的兄弟桂林网站建设T请客,有一道芥末凤爪,差点将全桌人辣倒。邻座众人辣得咳出声。某兄说他不怕辣,艺高人胆大,刚咬一半,辣得半天没说话。我很诧异,尝了一个,一股奇辣毒辣剧辣,波涛汹涌,从舌尖轰炸到整个口腔,一头窜进鼻孔中,跟着蔓延到脑袋,整个大脑瞬间发蒙,眼前顿时一片空白。

在中国台湾旅游时,我最喜欢到龙冈品尝中餐,闹哄哄的忠贞市场内,有一家无名却胜似有名的米干店。店面虽然简陋,食物种类较少,只卖米干、米粉和油面,但顾客总是络绎不绝,排队长达好几个连队。寒冬凛冽,人们都喜欢嗜香续辣的口感,此店满足众人的念想。它的口味颇重,汤色醇厚,汤中加入肉臊、姜丝、酸菜、葱花和油葱酥。入口弹劲滑溜,猜想制作时添加了地瓜粉或其它淀粉类。辣在其中扮演了尤为重要的角色,辣油隆重地香,提味开鲜地辣,悄悄地麻,瞬间就征服了众人的舌尖。

自找“苦”吃,嗜“甜”如命的食桂林网络营销客非常多,而炒菜放辣椒的更不用称奇,甚至连汤中也飘着红辣椒,再平常不过。打小我就口味寡淡,辣过头,甜过头,都招架不住。家人却喜食辣味,辣椒面拌辣椒酱,桌子上还放一盘盐辣椒,一碗辣酱三天就“告罄”。

芥末最能逼出变态情绪,非生鱼片莫属。生鱼片配合芥末,吃龙虾也要蘸一小点。兄弟L说,没有芥末就不会品龙虾!我吃龙虾从来不用,他非常鄙视。他向我老生常谈:辣性除了助消化、开胃之外,还有祛湿之功效。吃龙虾如果不用芥末,简直就像鱼没有水那般令人窒息,只可惜我始终没达到他的境界。

辣能除腥,烤肉串和内脏等,都会撒上辣椒粉。此时辣被腥膻中和,辣味浑然天成,使得肉质丰腴滋润。品一下,满口鲜香麻辣,辣出了大境界。辣味,不大可能被其他味蕾征服。辣味是阳刚之味,湖南人喜欢革命,有人归功于辣椒。云贵湘三地把辣椒称为“辣子”,有亲昵之心。江浙人叫辣椒做“辣货”,

老坛酸菜牛肉面,收服了网站建设许多夜猫子冷冬御寒的心,酸是调皮可人的孩子,咸是望穿春风的姑娘,辣是潇洒恣意的汉子,三者综合才能暖心暖胃顺带暖手。辣味的动人之处,在于激发所有潜能。辣味的激,来势凶猛,入口迅速刺入舌头,勇猛如岳飞“枪挑小梁王”,慷慨激昂后大汗淋漓。

我的好兄弟L最喜欢烹制干煸辣椒作为下酒菜。买一点柿子椒,去籽,洗干净后,用刀平拍,入油锅,放酱油若干,滋味卓越。可惜市场卖的青尖椒味道太辣,经我数次“讨伐”,兄弟只得作罢,我们依然就着麻辣烧烤最过瘾,辣得恰到好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