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最好的家庭教育,人格教育和决策教育

在美国,曾经有这么一个年轻人,他上大学的时候,每逢周末或者长假,他都要到父亲的工厂去上班。他用工资偿还父母为他垫付的学费和生活开支。在厂里,他和其他工人一样,排队打开上下班,月底也和其他工人一样,凭工时卡片结合车间给他评定的质量分和工件数结算工资。有一次,他因为迟到2分钟,被罚掉了当月一半的奖金。

大学毕业后,他以为可以接替自己已经年迈的父亲,掌管公司。不过他的父亲不但没有让他接管公司,反而对他的要求更加的苛刻,甚至要求他定期交给他在家里的食宿的费用,年轻人越来越想不通,干脆辞职,也从家里搬了出来。

他想到去银行贷款做生意,希望他的父亲能给他担保,父亲无情的拒绝了。于是,他只能去别的企业打工,在这家公司,他又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最终被人排挤出了公司。失业后,他用打工积累的一点资金开了一家小店,幸好小店的生意还不错,他又开始成立了一家小公司,在他的苦心经营下,逐步壮大。

当一起都貌似一帆风顺的时候,因为管理方面出了问题,公司最终还是倒闭了。他想到要跳楼,但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人世,当他开始振奋精神,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他的父亲找到了他,让他接管公司。

父亲说:孩子,你现在,虽然和几年前一样,依然没有钱,但是,你拥有了一段非常可贵的经历,这段经历对你来说是一场苦难的磨练,这也是最为可贵的地方。如果我几年前把公司交给你,那么很难说你会把公司经营好,也可能迟早会失去这家公司,最终变得一无所有。你有了这段经历以后,我想你会更加珍惜,而且从之前的失败中汲取经验,把它经营好。

果然,这家当时来说规模并不大的公司,发展成了今天一家让全球瞩目的大公司,这家公司就是伯克希尔公司,这个年轻人,就是沃伦·巴菲特。

中西方对于孩子的教育和培养方面有着巨大的差别,中国的父母喜欢帮孩子安排好一切,帮他们铺好路,扶上马还要送一程,但是,中国传统社会里也有一个魔咒,就是富不过三代。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很多企业已经到了从第一代领导者向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传承、移交权力的过程当中了。

这一代企业家,在孩子成长的最重要的阶段,其实他们忙于生意,很多无暇顾及孩子的成长,成为了很多父母和孩子永远的缺憾,导致父母和子女之间的情感隔阂,而父母能够想到的就是通过金钱来补偿他们确实的父爱和母爱,孩子也通过乱花钱来达到对父母的“报复”,这就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很多家庭两代人之间基本无法达成和解,在互相的误解和冲突中,孩子也走向了负面的人生。

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侧面来打个比方,有人说,三流的企业做产品,二流的企业做标准,一流的企业做文化。其实,一家优秀的企业,产品、服务、技术、标准,都很重要,而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这些产品、服务、技术、标准的土壤,也就是企业真正的文化,才是最重要的。

同样的,对于一个家庭,最大的财富就是能够培养优秀的下一代的文化,比给下一代留下多少财富更重要。

财富的传承,必然是以文化的传承为前提。很多人都羡慕郭德纲有郭麒麟这么一个好儿子,不是一般的星二代、富二代。

西方有种说法,Old money和New money,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老钱和新钱,这样的话就闹大笑话了,翻译成富N代和暴发户更合适。

在我们现代的社会里,大家对暴发户的看法更多是穷奢极欲,说是孔老夫子所说的:为富不仁。

其实,说到底,这些人缺乏的是该怎么用钱、怎么让这些钱发挥更大的价值和意义,说白了就是缺乏沉淀和底蕴。而老钱更多的代表了文化的传承、财富的积累,更多的是越来越有底蕴,对钱和财富有更多的敬畏之心。

改革开放之后,富起来的人,现在更为关注的就是财富的代际传承的问题。而代际传承,如果只是把财富、企业交给下一代,或者只是教给下一代如何经营企业的具体的术,包括自己因为历史机遇获得原始积累的方式作为传家宝,而不是拥有经历过历史验证的文化的传承,那企业即使交给下一代,其实也会非常的危险。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很多在社会上取得很大的成就的,以及我们身边的一些很有气象(我觉得气质这个词不能完全概括,气象能够涵盖更多的内容)的朋友,追问下去,很多都是出身名门望族。虽然建国以后,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历史原因,大家都桂林网络营销是从同一起跑线重新出发。但是很多真的取得很大成就,在这个时代崭露头角的,很多都是历史上的名门望族之后。有些人会说,这些人有的是关系,有的是资源。其实说到这,我倒想多说两句,很多人对富二代、官二代,一提起这些字眼就鄙夷到骨子里,其实很多人鄙夷的不是他们轻易得来的资源和财富,而因为轻易得来这些东西的人不是他。说多了,官二代也好、富二代也罢,当然有败家子,而且本身数量也不少,但是很多富二代、官二代,他们有时候听大人随便聊起来的,老人有时候敦敦教诲的,可能是像我这种穷人家的孩子一辈子也没经历过,也没想明白的道理。

《颜氏家训》里有一则故事:“齐朝有一士大夫,尝谓吾曰:’我有一儿,年已十七,颇晓书疏,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无不宠爱,亦要事也。”

简单翻译一下:北齐有个士大夫,曾对我说:“我有个儿子,已有十七岁,很会写奏札,教他讲鲜卑语、弹奏琵琶,差不多都学会了,凭这些来服侍三公九卿,一定会被宠爱的,这也是紧要的事情。”我当时低头没有回答。奇怪啊,这个人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育儿子!如果用这种办法当梯子,做到卿相,我也不愿让你们去干的。

企图通过讨好别人,可能会获取短期的利益,但是失去的是更多人对你的信任,而且,这些本来就都靠不住,怎么来的,还会加倍的还回去。我们现在很强调素质教育,要让孩子多才多艺,让孩子学会很多技能。包括很多家长这些年因为对传统学校教育的反叛,送孩子去读专门的国学学校,完全脱离现行教育体系。我们的教育当然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如果脱离学校、脱离社会,让孩子去读国学学校,我一直是强烈反对的。因为孩子脱离了社会,和自己同龄的孩子走了完全不同的一条路,每天学的都是仁义道德,都是美好,当这些孩子一旦进入社会,心理的坍塌和崩溃是大概率的。而且,因为没有和同龄人一样的经历,基本也不会有共同语言,也会游离于社会之外,很难融入社会,这会导致非常严重的问题。

很多人认为传统文化教育才是真正的贵族教育。其实,我们这些年风行的素质教育,在西方基本也都是中产阶层家庭的教育,素质教育包括了兴趣教育、启发式教育、社交、团队等等,基本的形式是艺术教育包括音乐、舞蹈、绘画等等,再就是团队任务、各种各样的社团等等。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西方中产阶层家庭最终是要采用这样的教育方式,团队任务、各种兴趣社团对于孩子培养与人协作,团队精神、集体荣誉都很有好处,同样我们不能否认艺术教育的价值,艺术教育对于培养完整、健全的人格大有裨益,这些都是为了孩子未来进入社会、更好的融入社会做准备。西方的贵族教育不是教孩子去社交、团队协作,而是要学会从有限的信息里完成决策,并对自己的决策和行为负责,因为他们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将来做领导者,重要的是学会决策,而不是学会更多的具体技能,而决策是一个系统科学,不是闭着眼抓阄,西方贵族教育就是围绕着决策、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展开的,可以说这深得孔老夫子:君子不器的精髓。被我们唾弃的填鸭式教育,现在却被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解决贫民窟的孩子教育中得到了重视,这类的教育模式近些年在美国贫民区出现了极其迅速的增长。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是他们研究发现,如果采用中产阶级的孩子的教育方式,这些贫民窟的孩子在学校受到的教育以及较短的在校时长,回到贫民窟的环境里很快就会被同化掉,这些孩子也都成了问题孩子,吸毒、打架、斗殴、犯罪。而被经过填鸭式教育的孩子很多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白领阶层,得以摆脱贫民窟,避免了恶性循环,因为只有这种高强度的填鸭式教育才能让他们真正掌握进入社会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同时有没有过多的精力用来被同化。

其实,我们看一个人的为人处事,基本就可以看出其家教、家风,是否有格局、能做事,也都能看出一二。人一辈子需要做的选择不多,而真正在关键时刻的大事上能否不糊涂,有些来自于自己的悟性,而更多的是来自于家族文化的传承。

现在很多人在强调家风、教训方面的教育,则更多的是直接使用传统的家训,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我们传统的家庭教育偏重于道德教育、人格教育,这当然都非常重要,但是,我们生活的时代终究与古代已经大为不同,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绝对不能全盘吸收、泥古不化,而是取其精髓,在进行人格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同时,让孩子学会在健全的人格下,如何做决策,如何应对生活中的种种,而学会决策,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则是重中之重,在这个基础上,有余力再去学习一些具体的技能。

新的时代的家庭教育,其实,我们还一直在摸索中,还没有真正的成熟,不过把人格教育、道德教育、决策教育和技能教育真正的融合起来,可能是一个家族最为重要的财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