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最美华为奋斗人的激荡故事

6年前,我也跟任总一样,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我也没有想到6年后,这个我曾经一无所知、自认永不会有交集的印度洋岛国,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最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但其实说起来,我刚到科摩罗时,一切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或者说,刚来我就后悔了……我与世界“失联”了2013年年底,我第一次来到科摩罗。那时我24岁,刚进入华为不到一个月。我是和一位交付的同事一起的,从机场出来,坐上接机的本地司机开的皮卡,前往宿舍。透过车窗,我看到道路两边都是破败的建筑和街道,比我之前待过的非洲国家都要破败一些,隐隐感觉不妙。来华为之前,我在西非的科特迪瓦工作过两年,一位华为朋友极力劝说我过来,说我来华为肯定大有可为。后来他才告诉我,原来推荐人才还有6000块钱奖金,我说他怎么那么“卖力”劝说!

来到华为后,我第一站在马达加斯加(以下简称马达)办事处,待了不到20天,领导对我说,华为之前在科摩罗耕耘多年的海底光缆项目,最近重新启动了,希望我这个客户经理去当地出差支撑。“科摩罗在哪?”这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国家,经过领导的介绍,我才知道这个国家位于非洲大陆与马达加斯加岛之间,是一个人口只有80万的岛国,当地经济落后,基础设施很差,这个海缆项目意义非常重大,有望改变科摩罗“与世隔绝”的状态。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我觉得自己刚来不久,产品知识和经验也没有其他人丰富,而领导这么信任我,正是证明自己的好时候。另外一方面,虽然对科摩罗也不了解,但我有非洲工作生活的经验,还自学过一些法语,经受过疟疾折磨,看着马达办事处非常好的办公条件,我带着对未知国度的向往,上了飞机。

来之前,就有同事给我打预防针,说这边条件很艰苦,每天只有一两个小时有电,而且通信信号很差,还是ADSL网络拨号上网,来这边基本就是“失联”。我本来没有怎么放在心上,等到了宿舍,我发现自己仿佛从文明社会直接跌入“原始社会”了。当地宿舍和马达有着天壤之别,房屋年久失修,设施破旧,没有水也没有电。我拿出手机打了个国际长途想给国内父母报个平安,但是电话接通刚叫了一声“妈”,就断了。由于怕父母担心,我接着又拨打了好几十个电话,都打不通,只好算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妈那天也给我打了几百个电话,担心了很久,直到辗转联系到了我同事,确保了我的安全才放心。当时已经七八点了,天已经黑了,由于没有电,我只能借着手机屏幕的光,摸索到床,准备坐下歇息,刚一落座,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床塌了。床散架的巨大声音,惊动了我的同事还有本地司机,大家帮我拼了个床,我们就出去和当地的中国医疗队吃饭了。这一顿晚饭下来,我对科摩罗了解的更多了,但心里却更不是滋味了。我感觉之前还是过于乐观了,现在我面对的是一个物资极度匮乏,基础设施极度落后,疟疾和登革热肆虐的“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缺电缺水也就算了,由于是火山岩地质,这个地方蔬菜和水果也极度缺乏,这是一个连吃的都需要发愁的国家!我怎么来到了这样一个国家?巨大的落差感,让我在科摩罗的第一夜辗转反侧,懊丧不已,但是当时满口答应领导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哎,来都来了,先干起来吧。金枪鱼的十八种吃法我的科摩罗生涯正式拉开序幕,首先摆在我面前的难关就是缺电缺水。白天还好,可以去客户的机房蹭电蹭网。晚上到了,我就得回到宿舍了。每天晚上有一个小时供电,这一个小时对于我来说非常宝贵,我要烧水做饭,然后洗澡。说到洗澡,就是从水窖打一桶水拎到卫生间,用水瓢舀着浇在身上。我有时苦笑,我算是农村出身,我记得我小时候都不这么洗澡了,现在反而这么简陋!这个时间段我还要把手机、手电筒都充好电,然后要不躺在床上思考,要不伏案写点东西,自己与自己对话。当深夜一个人感受着印度洋的海风,看着窗外深邃而闪烁的星空,听着手机里播放的古典音乐,我觉得内心格外平静。记得有天晚上停电的时桂林网站建设候,一位本地员工拿出了吉他弹了起来,我会点口琴,也加入了合奏,其他几个本地的兄弟把手机的闪光灯打开,跟着旋律左右摇摆,大家一起合唱,这个场景一直珍藏在我心里。另一个难关就是食物的短缺。这还有个小趣事,出发来科摩罗的那一天,我和交付的同事在马达机场汇合,我给他带了一份马达食堂厨师做的盒饭当午餐,但是他没有吃,而是把盒饭带到了科摩罗。我当时以为他不饿,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来过科摩罗,知道当地没有东西吃,特意留着的。由于这份美味太珍贵,就这一份盒饭,后面管了我们两个大男人两顿饭。科摩罗当地食物贫乏,我都能数的出来种类,当地特产金枪鱼,进口过来的冰冻牛肉和鸡肉,还有木薯、香蕉和椰子。因为极度缺乏蔬菜和水果,每次同事出差过来,都想方设法带一些新鲜蔬菜和水果,帮我们改善伙食。记得我刚来不久,有一天一个中方产品经理过来出差,带了两颗圆白菜,我有段时间没有吃过这种绿叶蔬菜了,可把我开心坏了,我们当天晚上就吃了一颗,留了一颗舍不得吃,放在了冰箱,但是由于没有电,天气炎热,这颗白菜在冰箱里放了几天就坏掉了!两个大男人捶胸顿足,心痛不已。到了2014年下半年,科摩罗业务有了起色,公司正式在科摩罗设立了办事处,还配了一名中国厨师。因为在当地,待的时间最长的中方员工只有我一个人,大家都打趣我,说我是一个拥有“御厨”的人。 厨师老王今年已经50多岁了,是我们的贴心大哥,把我们都当自家人一样。他做的一手好川菜,华为的食堂也被誉为“科摩罗最好的中餐馆”。就拿金枪鱼来说,老王已经研究出18道不同的菜式了,清蒸的、红烧的、醋烧的,烧烤的……甚至还做出鸡肉的味道,我们管这道菜叫“金枪鸡”。最令我感动的是,这么多年来,老王一直坚持“留菜”的传统,他和我们说,在外面吃饱了才会不想家,所以每到开饭的时间,老王都会细心观察有谁没有能在饭点赶回来,然后他留好饭菜,并且会比在家里吃饭的同事多留一倍。有一次,一个刚过来的交付兄弟晚上十点多才从客户那边加班回来,面对着刚热好的饭菜捧着饭碗,吃着吃着突然哽咽了,老桂林网络营销王问他是怎么了,他呜咽着说,太好吃了,好吃哭了!客户成为我们亲密的伙伴2013年,科摩罗市场还长期被西方厂商垄断,对于华为这样一家中国ICT企业,客户并不买账,觉得还是西方的产品最好最先进。我又刚来,对当地业务和公司产品缺乏足够的了解,法语水平也无法满足华为的业务场景需求,业务开展起来非常难。刚开始客户的CEO都不愿意见我,有一次我还在客户门口从下午一直等到凌晨一两点,后来终于见到了他,我操着当时还不灵光的法语,夹杂着英语,希望能获得一个坐下来谈谈的机会。客户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就走了。我又累又饿,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外部环境已经比较艰苦,工作也不顺,这让我压力很大,十分迷茫困惑。可是接下来的遭遇让我转变了想法。作为一个岛国,科摩罗几个小岛之间的交通工具是9座螺旋桨小飞机和冲锋舟。有一天,我陪客户乘飞机去另外一个岛考察站点,路上就遭遇雷暴,飞机螺旋桨一度都停了,急速下坠,我当时想可能飞机要失事了吧,幸好最后还是安全降落了,但是那种剧烈的失重感让我有了阴影。所以当我再次来这个岛的时候,我和同事选择了冲锋舟。这一次去程很顺利,客户还终于在合同上签字了,我们心情格外轻松,回程的时候,我们又坐上了船,但是刚出发不久,我就看见海面上晴空万里一瞬间就乌云密布了,大风大雨很快就来了。科摩罗的大海冲锋舟上,总共有四个人,我,我同事,还有一个本地妇女和船长,我们几个人火速把破破烂烂的救生衣套在身上,虽然也起不到救命的作用,但求个心理安慰。这是我第一次经历海上暴风雨,真的非常吓人,风雨越来越大,也分不清是海水还是雨水,打在脸上,我连眼睛都睁不开。我们船本来就小,哪里经受得住这么大的风浪,船被风浪卷着荡来荡去,我感觉船就要被掀翻了。我们害怕极了,那位本地妇女一直在祷告,祈求神灵的庇护。我当时特别绝望和无助,我想这茫茫大海掉进去哪有什么生还的机会?上一次飞机没出事是走运,这一次可能躲不过了!我真的想哭,内心也充满了悔恨:我为什么要来科摩罗?这个地方这么苦不说,现在连小命都保不住了!但害怕归害怕,我还有一丝清醒,那份重要的合同还在我手上,我赶紧把合同文件夹塞到衣服最里面,此时也只能这样,尽力保护它不被打湿了。如今这一份合同应该在深圳坂田,上面泛黄的水渍就是这么来的。幸亏海面上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们的绝望害怕没有持续多久,乌云就散去了,海面恢复了平静,我站在甲板上,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两条壮美的彩虹横跨在大海上。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如此壮丽的景象,我刻骨铭心地领悟到生命是如此宝贵,能掌握自己命运是多么幸运!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和未来,遇到困难就迎头面对它!于是我开始了改变自己的过程。我更加努力地学习法语,每天背大量的单词,大学法语专业那几本书全部都啃完了,还缠着一个本地的兄弟练习口语。白天在客户机房蹭电蹭网的时候,我也借机和找客户“偶遇”。可能自己真的有些语言天赋,不久我就可以和客户“对上话”了!另一方面,我努力学习业务管理和产品知识,给客户做宣讲,上至总统部长,下至HOD工程师都听过我的宣讲。和客户接触的时候,我并没有急于推销华为的产品和服务,而是首先与客户做朋友,真诚地展示了通信发展能带来的改变。我还记得介绍视频会议系统的时候,我告诉客户,有了这个设备以及网络,就可以在同一个办公室和天南地北的人“面对面”开会,再也不用几个小岛来回奔波了,这让曾经坐船掉进过海里的客户眼前一亮。另外,由于我们在当地长期扎根,有一支本地的维保团队,客户可以随时获得华为的服务,这一点是其他厂商所没有的。我们让客户看到了华为的诚意与实力,他们开始愿意与我们合作,CEO后来也成为我们最亲密的伙伴。就这样,随着客户对我、对华为越来越认可,我也根本无法离开科摩罗了,出差就变成了常驻,于是我就成了科摩罗“唯一的华为中方员工”。这些年来,我在科摩罗经历了三次总统大选,对接过客户六任CEO,真的是“流水的客户,铁打的我”。科摩罗的网络是世界上“最好”的2014年,我们告别了之前的破旧宿舍,新租了一栋宽敞明亮的新楼房,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抱了一条小狗回来,希望它可以看家护院,于是关于科摩罗,关于我的“一人一厨一狗”的趣事就传了出去。后来这条小狗由于过于凶猛,我们送给了当地人,又重新养了两只小土狗,一公一母。当时为了这两个小家伙的名字,大伙儿还进行了一番“头脑风暴”,旺财、来福、旺旺……五花八门。后来我拍板,就叫“收入”和“回款”,这两个名字时刻提醒着我们的“奋斗”方向,一个也不能少。“收入”和“回款”在商量如何完成今年的KPI说来也有趣,在 “收入”和“回款”的“守护”下,科摩罗近年来业绩一直不断上升。2016年,我们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在科摩罗这个满是火山岩的小岛上,完成了国家骨干传输网的建设,这也是东南非第一个海底光缆项目。这个项目彻底改变了科摩罗与世界“隔绝”的状态,从此与世界紧密相连。也正是这个项目的良好经营,科摩罗取得了当年华为公司全球小国业绩第一的成绩。如果说骨干网是高速公路,现在我们要打造覆盖全岛的交通线路,让岛上每一个人都能够随时随地上网。我们随后启动FMC网络现代化项目,该项目从规划、可研,到批贷、签订融资协议,历时两年艰难坎坷,终于在2019年年初开始交付,项目建成后,科摩罗将实现全岛的2G3G4G覆盖和光纤到户,以后,在科摩罗任何一个角落上网,都和在深圳、在国内一样的便捷体验了。但是我们与客户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交付了项目,而是想客户所想,帮助客户更好的盈利,比如现在我们通过自身的优势,为客户提供BNC咨询服务,帮客户增加收入。对于我自己来说,更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通信,或者说是华为给科摩罗带来的变化。科摩罗成功加入地球村,来到这里再也不会“失联”,我可以直接与国内家人视频通话,发微信,随时联系。科摩罗的网民也越来越多,大家会上Facebook交友,上YouTube看视频,有的还自己拍视频上传。记得2013年我刚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没有手机,就算有也只是功能机,而现在智能手机在科摩罗国内销售量直线上升。我有一位刚用上智能机的科摩罗朋友,前几天还拿着手机喜滋滋地和我“炫耀”:“科摩罗的网络是世界上最好的!”最重要的是,由于通信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国家愿意来到科摩罗进行援助和投资,极大程度促进了当地基础性建设,比如缺电缺水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带动了经济的发展。前段时间我们在当地部署了4.5G网络,科摩罗政府要员不止一次地在公众场合骄傲地宣告“科摩罗是印度洋第一个上4.5G的国家!”看到客户如此的自豪,我们也从心底骄傲。如今,华为已经成为了科摩罗最受欢迎和尊敬的中国公司,我们的客户在华为经历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出来力挺、支持华为,表示华为是他们永远最信任的伙伴。科摩罗的火山岛,据说十年喷发一次,路上的脚印见证了我们征服火山之巅红树林一样的华为人 我在科摩罗待了6年多,很多人都惊讶我能待这么久,熟识的一个领导也开玩笑和我说,当年觉得我就是一个愣头青,科摩罗那么艰苦,肯定待不久,是我的坚持让他刮目相看。在我看来,我一点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科摩罗的经历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有很大影响,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宝贵经历,这些年我变得更加成熟自信,更加乐观坚韧。同样巨大改变的,还有华为科摩罗办事处。公司建立了统一的行政后勤平台,“一人一厨一狗”成为历史,大家可以安心地吃好喝好住好,再无后顾之忧;出去见客户也有完善的配套,不会再出现当年开着皮卡见客户,还遭遇大风大浪的惊魂奇遇了;我们的团队也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华为人愿意在这个贫瘠的火山岛上奋斗。2019年年初,科摩罗办事处成功纳新,三位北大复旦毕业的90后高材生和我一起常驻岛国,他们构成了以客户为中心的项目制铁三角,一起支撑着一线业务的需求。现在,办事处除了我们几个,还有在公司工作十多年的老专家,过来出差支撑业务的中方同事,平日这里有十几个中方员工了!虽然远离家乡,但在这里我们团结友爱,其乐融融,宛如一家人。

在我分享完这些年科摩罗经历,任总又追问了我几个问题,他还表示一定要去科摩罗看看,开玩笑说他过去之后就是“两人一厨一狗”了。我真诚欢迎大家来科摩罗,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国家,碧海蓝天,还拥有最美的星空。虽然这个岛无法种植日常的蔬菜和水果,但是在这个火山岛上有一种叫做红树林的神奇植物,它长在岩石缝里,生命力极其顽强。我觉得每一个华为人就像红树林一样,即使没有肥沃的土壤,没有充足的淡水,没有优越的条件,但我们依然破石而出,奋力生长,并将继续枝繁叶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