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这部网络电影,让鄙视链底端的人拿回尊严了吗

在《少年的你》横扫金像奖之前,行业、媒体、观众三位一体的关注属于一部网络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

湖南卫视走出的刘朝晖(小黄瓜),带领他在2018年创立的吾道南来,启动了这个项目。导演是凭借《大蛇》创下网影5000万最高分账纪录的林珍钊。

上线56小时,专辑播放破亿。上线仅4天,累计分账高达1769万(2019全年分账票房冠军的)。上线6天,正片播放破6000万。

“可能对于有些产业、有些人来讲,这是一个小case,但对于网络电影来讲,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让这个产业的鄙视链底端的人获得应有的尊严。”

这确确实实是一件和尊严有关的事,也关乎一个行业的未来。我们采访了总策划刘朝晖、导演林珍钊,以及编剧阮继志,试图厘清这部中国最贵的网络电影是怎么拍出来的。

在一线电影演员转身拍网剧、网综频出精品、短视频既能带货又能扛起“东北文艺复兴”的时代,只有网络电影躺在鄙视链底端,站不起来。

过去三四年的群魔乱舞,带来了很难甩掉的包袱。这包袱里裹着低俗、low、蹭IP、粗制滥造行业内外,都遭到轻视。

刘朝晖给《倩女幽魂》找演员,几经辗转联系到一个颇有名气的年轻女星。聊到翻拍经典IP,很开心。聊到档期,也有的谈。一说是网络电影,对方立马把电话挂断。

“以网络电影的出身去跟人家谈,实说实话,我们不是高门大户,是鄙视链底端的一个产业,撬不动。”

2016年到2019年,年上线量连续4年锐减,从2500多部一直降到789部。投资从100万以下占大比例,升至300万以上占主流。

2019年2月,网络电影开始实行双备案——规划备案和上线备案(类似于院线电影的立项和公映许可证),其中规划备案率通过仅23%,从入口处提高门槛。

2019年10月,中国影协网络电影工作委员倡议将“网大”的改为“网络电影”为其正名,甚至举办了首届网络电影周。

能破圈的爆款迟迟无法出现,2018年《大蛇》创下的5000万分账票房,也成为天花板,迟迟无法打破。

刘朝晖曾在一次论坛上说:“我们心里都很苦,营销有什么用?有一些人都不看的。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作品是否有破圈的价值。”

他拿出大胆又充满诱惑力的投资模式(后文细谈),说服了十几家公司凑足了2000多万的用于制作的投资。

第一步是拿下《倩女幽魂》,厘清版权归属、拿下改编权花了5个月,还请到了原版编剧阮继志操刀。这个IP,在影视行业的任何赛道,都算作顶级。

1400多特效镜头,耗时1年。为了更精致的画面,刘朝晖和林珍钊,甚至把上线日期从2019年底推迟到了今年2月份,结果疫情爆发,阴差阳错赶到了“五一档”。

上线当天,#倩女幽魂人间情#登上微博热搜第6位。宣传期间,相关话题词更是6次上榜,总阅读破10亿。

腾讯看点、QQ浏览器、QQ音乐等全腾讯系产品资源发力;3+N轮朋友圈广告持续投放;6大厂商、3大合作APP、6家IPTV以及华为渠道赋能;虎牙、知乎、快手等多平台曝光

很有可能,曾经拍出过《大蛇》的林珍钊,这次会亲手刷新自己的成绩,但这并不只是钱砸出来的。

林珍钊作为导演很清楚:“其实《倩女幽魂》的不朽,会远超观众对于《白蛇传》《神雕侠侣》这些作品的认知。”

他成长于八九十年代,是享受过全球文化产业黄金时代的前浪,深受港片影响,凭一腔热爱和钻研成为了导演。

“我做导演之后,特别希望斗胆翻拍一下自己非常爱的这个IP,希望能用新的视觉方式、叙事方式让观众能接受一个新的《倩女幽魂》,也想用这个题材打开东方魔幻电影的一角。”

宁采臣(陈星旭 饰)不再是傻白甜,随手扔个馒头能当暗器,竟然还能自己反应出“妖怪才会这么漂亮!”

他一方面热爱瑰丽奇异的视觉盛宴,在电影里加入了“小倩出嫁”,一群仿佛刚刚出土的红衣妖族和迎亲主题,融合出了诡异的视觉冲突。

哪怕在院线电影中,也很少见到这样有视觉创意的动作设计。一抽、一弹、一撞,非常有趣的调度和组合。

另一方面,林珍钊又喜欢解构主义式的幽默,编剧阮继志专门把原版第二部中的知秋一叶(张致恒 饰)调来,上演蓄大招劈自己的搞笑桥段。

避世苦闷的燕赤霞(元华 饰),也新加了自恋属性,大义凛然地貌比宁采臣。一老一少的捉妖师组合,甚至比男女主角还有吸引力。

那是一场涉及到300多群演的大场面调度,几乎每一个出镜的群演都安排了背景故事和性格。剧组事前排练过多次,用了整整两天才拍完这2分钟,对于网络电影紧密的制作周期来说,十分难得。

阮继志当年受邀写《倩女幽魂》不知道该如何把妖写得有血有肉,徐克告诉他,女妖就是夜总会的女公关,她们可能不自愿但很无奈。阮继志因此笑称《倩女幽魂》也是“女公关幽魂”。

林珍钊格外重视这一点,他说:“《倩女幽魂》让我比较High的,不仅仅是妖魔,更重要的是通过妖,去反衬人的世界。为什么世界上有妖?也许是乱世产生了妖,或者是人本身比妖更可怕。”

影片开场是妖的可怕,捉妖师进入陷阱,被妖杀害。随后宁采臣进入了郭北镇,人间并不比妖界好。

87版《倩女幽魂》虽然经典,但很多人至今误以为宁采臣是个赶考书生,其实他是个收债人。

林珍钊的宁采臣是正儿八经要去考功名,在他当官之前,林珍钊一定要他在乱世里走一遭,看看人间。

“不管是妖还是坏人,都是抓不完的,只有靠考取功名,或者只有像宁采臣这样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这个时代。”

从前粗糙的流水线,现在也能实现导演的审美表达,甚至价值观表达。这个空间可能有限,但正在慢慢扩大。

值得欣慰的是,豆瓣评分人数超过1.6万,对于大部分不显示评分(打分人数不足)的网络电影来说,这算一个天文数字。

刘朝晖觉得很感激:“给分很低的一些大V,我跟你讲,我们就算花钱请他来点评,他都不会愿意来的,但是他现在自己冲出来说这个片子不好。我特别感激,因为我已经入你法眼了。他们已经以一种院线片的高度来审视这个片子,以一个世纪经典IP来观察改编版到底怎么样。那我们已经深刻地改变了行业。”

而大部分网络电影是真正to C的内容,买家是每一个不确定的观众,平台相当于货架。这个货架有时会提供补贴,有时会参投,但大部分情况,还是片方承担主要投资风险。

《倩女幽魂》的模式更为特别,前所未有的制作规模,让很多公司望而却步。为了提高投资信心,刘朝晖和他的吾道南来采取“固定收益回报”的模式。

也就是说,无论影片盈利1分钱,还是1个亿,其他出品方都能获得已约定的固定收益。假如影片赔钱,这些收益也不变,吾道南来承担损失。

网络电影要求极强的成本控制,有独特的创作周期,影片的内容、节奏,和其对应的观影模式息息相关,可以说自成一家。

在整体生态未成熟前,院线电影团队/强内容团队可能会去做网剧网综,但不会轻易在网络电影上试错,即便加入可能也需要一段适应期。

刘朝晖引入了“制片人思路”,来解决网络电影的两个问题。他把自己和林珍钊的合作,称为设计师与工程师的合作。

在院线电影中,这种组合十分常见,但在刚脱离作坊生产不久的网影领域中,“制片人思路”可能是第一次真正发挥效力。

当然设计师和工程师必须以志同道合为前提。吾道南来主打“东方奇幻”,林珍钊正中意这一路。他和刘朝晖在2016年相识,见面5分钟就敲定了2个项目。

“有的人是靠钱去撬动的,但是林珍钊不是。”刘朝晖形容他和林珍钊的关系,是惺惺相惜,彼此互补。

这样的模式能够被复制吗?下一个《倩女幽魂》在哪里?下一个能超越《倩女幽魂》的网络电影在哪里?还要付出哪些努力才能使整个生态发生变化?

“如果想让网络电影发展成主流的消费产品,足够强大的明星艺人资源加入,可能会催生质的变化。”

假如有一天,网络电影能够吸引到http://3g.163.com/touch/idol/star60这样的明星加入。那中国的网影可能会真的和网飞出品一样,不逊于院线。

刘朝晖希望和腾讯这样的大平台,共同推动行业。第一是实现数据绝对的公平和透明,第二是对盗版进行严厉打击。

他说:“不要把网络电影作为一个长视频、作为一个清洗平台流量的互联网产品来做,而是既符合电影艺术的文化作品属性,同时又符合互联网端文化产品属性,是在制作端和内容端的双重精品。”

《倩女幽魂》还不是这种完美的精品,它更像一块集行业之力抛出的硬砖,但愿这块砖能砸开新的大门,砸出一条新的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