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内容

5万亿规模的教育市场 科技能贡献几多力

12月23日一大早,科大讯飞就放出了个重磅消息:旗下全资子公司山东科讯成为青岛西海岸新区“因材施教”人工智能+教育创新应用示范区项目的唯一服务供应商,项目中标总金额为人民币 859,300,000.00 元。并且,这一单一项目金额就达到科大讯飞 2018 年营业收入的 10.85%。

效果可想而知,今天早上科大讯飞股价应声上涨,截至中午休市,科大讯飞股价就上涨了0.76%,为33.68元/股。

再者,前不久教育部发布了《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2019年增补专业,2019年度增补专业共9个,除了陵园服务与管理、冰雪设施运维与管理这样“小众”的专业之外,更多则集中于技术相关领域,如人工智能技术服务、集成电路技术应用、氢能技术应用以及高铁综合维修技术等。

市场需求变化,自然也带来了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和培养需求的转变。供需两端都在调整——这是当下教育产业最明显的变化,增补专业只是一个其中缩影。

产业这个词真正出圈,出现在大众视野范围内,要从2018年腾讯的第三次组织架构调整说起。彼时腾讯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将云、安全等基础设施,以及教育、医疗、出行、政务等垂直产业都并入该新事业群当中。失去了人口增长的红利,各大互联网公司既要深耕消费互联网,更要拥抱产业互联网。今年初,马化腾作为全国人代表,又将“产业互联网”作为提案提交,由此,“产业互联网”正式进入官方视野。

值得注意的是,率先提出了“产业互联网”这一概念的腾讯,其教育板块也被迅速并入到了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当中。在今年5月份腾讯的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就宣布正式发布“腾讯教育”品牌,整合腾讯20多条教育产品线,统一对内对外接口。阿里方面,今年初,钉钉也开始进入教育领域,带上史家小学等数百家教育局和学校,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并启动“千校计划”,声称将在在全国范围内协助1000所学校打造“未来校园”示范园区,助力中小学校园教育数字化转型。

对于教育产业而言,科技公司进入其中已经多年,但随着腾讯、阿里等大厂真正进入其中,产业化演进才开始真正进入加速道。

技术将是关键推动力。“科技的快速发展,给予了教育向纵深方向改革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让个性化教育真正落到了实处,这是科技与教育的良性互动”,这也是一众互联网教育公司的共识。

从政策层面角度剖析,技术是教育信息化的支撑。这两年,也是教育信息化相关政策出台最密集的时段,根据不完全统计,大致有以下文件出台:

翻阅上述文件不难发现,“技术”是一大关键词。例如《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一文中,“技术”两个字出现了超过40次,并对技术的作用做出了官宣定调:“教育信息化作为教育系统性变革的内生变量,支撑引领教育现代化发展,推动教育理念更新、模式变革、体系重构,使我国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走在世界前列,发挥全球引领作用,为国际教育信息化发展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再来看企业界,教育领域的热词,也从此前的“在线教育”,转桂林网络营销向了“教育科技”。例如姚明代言的在线英语培训企业iTutorGroup,被平安集团收购之后更名麦奇教育科技,明确为自己打上教育科技的标签。

调整正当时。中国社会形态由金字塔型向橄榄型转变,在线教育发展随之进入下半场,对高精尖人才的需求开始倒逼教育水平上涨。而伴随一、二线城市教育产品的多样化,选择权逐渐从企业让渡到家长手中。中国教育市场的独特性使得教育科技企业必须在行业下半场到来之时尽快完成目标调整,找到内容的突破口。

以开篇拿下大单的科大讯飞为例,其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科大讯飞教育产品和服务收入约为20.15亿,而2017年科大讯飞来自于教育产品和服务的收入仅为14亿元左右,2018年同比增长超过40%。此外,科大讯飞2018年还有来自教学业务的1.28亿元营收。前后两者相加,2018年科大讯飞来自教育相关业务的收入超过21亿元。而科大讯飞2018年全年营收也就79亿元,教育已经开始成为营收奶牛。

在此前的财报中,科大讯飞就提到,教育产品和服务业务的大幅增长重点来自于政策支持,包括:“教育部保护学生视力、减少学生负担等有关政策,为公司教育业务发展提供了更加有利的政策环境”。

2019年9月份,腾讯教育中标深圳罗湖智慧教育云平台,据称是截至目前中国教育垂直领域的最大型纯软件项目。腾讯也将这一事件写入2019年Q3财报当中,称“云收入增速主要来自于现有客户增加使用量,以及教育、金融、民生服务及零售业等的客户基础扩大。” 这一季财报当中,腾讯单独披露了云计算的收入和增速,腾讯云收入同比增长80%至人民币47亿元。

德勤的一份报告显示,过去一年中国教育市场规模约达人民币2.68万亿,2025年将接近5万亿,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8%。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国内各类学生达到2.76亿,其中幼儿及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近2亿,另外还有接近39万名在读博士生,远高于2017年的36万名在读博士生。

市场巨大,相较于消费互联网,增长空间和人口红利仍在。但是教育科技概念刚兴起,伪科技却已经先声夺人。前段时间,“量子波动速读”一次攀上微博热搜,类似的培训班动辄上万元仍吸引众多人参加。然而细究下来却发现,这不仅仅是伪科学,几乎是迷信了,最后被证实是诈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政策文件、企业宣传文稿中的描绘的“教育科技”、“教育信息化”图景确实很美好,带着人类价值观普适性的光芒,落到实地却是一地鸡毛。未来如何破局,不是单一家企业一己之力能够推动的,全行业共进共荣,听上去很“空”,却依然是根本之道。

分享: